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梵华法师

------释梵华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"出家"的认识  

2008-01-07 14:10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 出家是相对于‘在家’的称谓。指辞别家庭眷属、弃舍世务而专心修行佛法。又叫做出尘。

  《显扬圣教论》卷三云(大正31·494c)︰

  ‘出家者,谓持出家威仪相貌,弃舍俗境,受持禁戒,如法乞求清净自活。’


  佛教出家的形式,自古以来即在印度本土流行,在吠陀时代已有舍世舍家而追求解脱的人。在此之后,信仰婆罗门的教徒等也继承其风俗,很多人到了成年期,也进入山林闲寂处专心修道。在佛教而言,以悉达多太子(佛陀)的出家学道为伊始,乃至到以后佛教的教团乃以出家人为核心,在家信众为辅助。

  有关释尊(佛陀)之出家记事,依《修行本起经》卷下〈出家品〉、《太子瑞应本起经》卷上等记载,谓释尊于半夜天空中的明星出现的时候,令车匿备爱马犍陟,骑马出城,来到一片闲静处所才下马,脱下了宝冠璎珞等交给车匿,又取下自佩带的锋利宝剑剃除须发,示现出家相,后往跋伽婆仙人处问道,开始出家的历程。

       作为释尊的弟子,凡是要真实发心出家的人,要生起对真谛善法、解脱烦恼之法的追求,而后依从清净持戒、有悲心、明佛法的师父剃除须发,穿上袈裟,是名正出家。

    《瑜伽师地论》卷二十一云(大正30·397a)︰
  
‘云何善法欲?谓如有一或从佛所或弟子所,闻正法已,获得净信,得净

        信已,应如是学。在家烦扰,若居尘宇,出家闲旷,犹处虚空,是故我今应

       舍一切妻子眷属财谷珍宝,于善说法毗奈耶中,正舍家法趣于非家。既出家

       已,勤修正行,令得圆满,于善法中生如是欲,名善法欲。云何正出家?谓

       即由此胜善法欲增上力故,白四羯磨,受具足戒,或受劳策所学尸罗,是名

       正出家。’

 

  经论中,有关出家的叙述,不胜枚举,如《大乘庄严论》卷十三〈行住品〉谓出家有三种︰

   (1)受他人怂恿而出家(受得,sama^da^na-la^bdha),

    (2)自己发心出家(法得,dharma-ta^-la^bdha),

    (3)藉变化而示现出家(示现,nidars/aka)。

《瑜伽师地论》卷二十九谓出家有二种︰

     (1)于善说法毗奈耶中而出家者,谓苾刍、苾刍尼、式叉摩那、沙弥、沙弥尼。

       (2)于恶说法毗奈耶中而出家者,谓诸外道,或全无衣,或坏色衣,或涂灰等增上外道。《摩诃僧祇律》卷二十三、二十四列举盗住、越济、五无间、太幼、太老,乃至外道、陋形等二十六种不许出家之人。

《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》卷下四之二引齐文宣王萧子良之说,谓出家有十八难行︰

     (1)辞父母亲情,

      (2)割妻子恩染,

      (3)弃权势地位,

      (4)忍饥苦而节食,

      (5)绝好滋味而甘啖蔬食,

      (6)不厌翘勤而精苦,

      (7)不吝惜七珍而舍离,

      (8)不畜聚钱帛而弃散,

      (9)不恃奴僮而自给,

     (10)不睹五色,

     (11)不闻八音,

     (12)不藏饰玩,

     (13)不溺安身养体而忘形舍命,

     (14)不贪眠卧昼夜不寝,

     (15)息交游而处寂,

     (16)饮馔不入口,

     (17)午后不取食,

     (18)处冢间而离爱着。

  大乘佛教是以发菩提心及修利他行为出家之要谛,而不拘于出家之形服持戒,故反对声闻僧单以剃发得戒为出家之本义。如《维摩经》卷上云(大正14·541c)︰

 ‘维摩诘言,然汝等便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是即出家,是即具足。’

《大庄严法门经》卷下亦云(大正17·830b)︰

  "菩萨出家者,非以自身剃发名为出家。何以故?若能发大精进为除一切

 众生烦恼,是名菩萨出家,非以自身披着染衣名为出家。勤断众生三毒染心

 是名出家,非以自持戒行名为出家。(中略)勤行精进为令众生满足一切佛

 法故,名为出家。"

   此外,有关出家与在家之不同,诸经论各有比较。如《中阿含经》卷三十六〈何苦经〉举出家、在家都有自在、不自在的不同苦乐比较如下:

     在家以钱、金银、真珠、畜牧、谷米及奴婢使人等不增长之不自在为苦;

      出家则以其行随贪、嗔、痴欲之自在为苦。

      在家以钱、金银、真珠,乃至奴婢使人之增长自在为乐; 

      出家则以其行不随三毒之不自在为乐。

      《大宝积经》卷八十二〈郁伽长者会〉亦广说出家、在家之优劣,谓在家多尘污,出家妙好。在家具缚,出家无碍云云。

     《大智度论》卷十三载有在家、出家行道之难易情形云(大正25·161a)︰
  
‘居家生业种种事务,若欲专心道法,家业则废,若欲专修家业,道事则

        废,不取不舍乃应行法,是名为难。若出家离俗,绝诸纷乱,一向专心行

       道为易。复次居家愦闹多事多务,结使之根,众恶之府,是为甚难。若出

       家者,譬如有人出在空野无人之处,而一其心,无思无虑,内想既除,外

       事亦去,(中略)以是故知出家修戒行道为易。’

   而《瑜伽师地论》卷四十七则揭示在家、出家之修学功德之胜劣,谓出家之功德广大,远胜在家。

     《贤愚经》卷四〈出家功德尸利苾提品〉及《出家功德经》亦广说出家之功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◎附︰日本学者 木村泰贤着·欧阳瀚存译《原始佛教思想论》第三篇第四章(摘录)

   (一)真正出家与其动机︰凡在家者,茍信仰佛陀,依其教法而修行,即能达于解脱之大目的。虽然,要而言之,世间乃以欲为根基而成立,则于此世间,而行真正无欲无我之修养,固属非常之难事。此所以仅于表面上,限定在家之得果,为第三不还果,而不承认其现法涅槃也。是故蓦直突进于大理想,可推挚克使此现实显现之方法,即在依于出家与为乞士,而得无我无欲之生活。夫舍家、舍财、舍恩爱,斯乃离舍我执我欲之修道也。如《中部》第三十八经〈Maha^tan!ha^san%khaya-sutta〉云︰
     ‘居家生活有障碍、有尘埃,出家生活则豁达自由。凡在居家,则难

        于纯一专心奉持梵行,迄于寿命尽,不如我今剃须发、着袈裟(坏色衣)。

        由居家而至于无家,如是彼遂舍少财或多财,舍多少之亲属,剃须发,着

        袈裟,由居家出离于无家。’

  此盖佛陀于力陈世间修行难于彻底后,常时极力称道之文句也。夫剃须发着坏色,寖至无一定住所,非仅为出家之仪表,乃在对于世间执着之种因,真能离舍,集注精神,专肆力于永远之解脱。顾自历史言,亦如前所常述,此亦因袭于婆罗门之第三期,或第四期之制度。惟婆罗门教制度,须至老年期,方得出家。佛陀则不问年龄之老幼,凡属感念人生痛苦者,皆得劝令出家,此与婆罗门之制度大异。盖如佛说,若人生年龄,具有一定,则耄岁出家,虽亦具有用意,然谓必俟年老,方志于道,是为对于永远之不忠实者,故不必以此为限。此佛教团所以有老少男女之种种出家者,即据此理由,而为佛陀所奖励之结果是也。

  是故佛陀之所谓出家,须有非常巨大之决心。自原则言,茍非真在期诸永远之解脱,暨真能体验人生之无价值者,终莫能有此期望。何则,夫人当毛发未燥,血气方盛之时,欲其遗弃人世,自非易事。试征诸佛弟子之先例,曷尝不以动机真纯,道念坚巩,牢不可拔哉。今吾人虽无暇一一记述之,若略举先例,则如赖吒和罗(Rat!t!hapa^la)诚为其中之一人也。按赖吒和罗者,生于俱虑国,为良家之单传子。自受佛陀教诲,即痛念人生,力求解脱,难以休止,虽父母涕泣劝阻,亦弗听顺,遂至绝粒,下伍乞丐,期修正道。似此态度之坚决,即以全世界畀之,亦莫之能夺也。此项事迹,具载于《中阿含经》卷三十一〈赖吒和罗经〉(《中部》第二十八经〈Rat!t!hapa^la sutta〉)与《长老歌》(《Theraga^tha》,776 ~805)等,尤其《长老歌》且叙及其出家后之抒怀,益使人肃然正襟。迨佛教诗人马鸣出,撰《赖吒和罗歌》,相传谓多有因诵此歌而出家者,信非妄语。综之,佛教教团,真正理想的出家,实以如斯动机与决心为原则,即佛陀自身,亦系由于纯真之动机而出家,故以如斯出家,推挚真正之出家也。

  兹宜注意者,佛弟子中,由于个人之特殊经验,痛感人生,因而出家者,固属不少。但为佛教之仪表者,则谓由于个人之经验,毌宁以为由于人生全体之无常、苦、空、非我而出家,乃为真正。如佛陀及前述之赖吒和罗,与长者子耶舍,其个人均无别项罪恶,亦未受特殊之悲惨,然亦有此伟大之发心是也。尤其为无常与业相结之观念,更属最大之动机,与佛陀以至众弟子,皆多因此而出家,盖如前述。吾人之生命,常望其持续发展于无穷,然事实则与此相反,固属人事之常,茍加深念,洵为最大悲痛者矣。矧欲世界所最重之财力、权力、名誉、恩爱等,胥不能为谁何,此所以不能不离舍之,而别谋拯救之道,凡此在赖吒和罗之述怀中,言之綦详。综之,斯即前篇末所述,适应于窥见人生全体价值判断之出家,乃得谓为出家之哲学的根据是也。

        (二)由于不真纯之动机而出家︰自实际言,现今亦如此。凡为佛弟子,未必均由于纯真之动机而出家。尤其当佛陀僧伽势力强盛之时,依附之人既多,故由于不真纯之动机而出家者,亦殊不少。盖有以出家为佛弟子,虽无特定职业,然当勿虞衣食,而以此为乐事者。亦有以国事多艰,盗贼凭陵,债务相逼,心生恐怖,乃至为谋衣食之安全而出家者。甚或有外道欲盗佛法而出家者,是故虽为佛弟子,不必咸属热心行道。其中固多有不可信赖之徒,亦奚足异。故佛陀分出家之种类为四︰第一为道行殊胜者。第二为能说道义,而不必能行者。第三以修道为名,而图生活者。第四为道行之玷者。夫此非专以佛弟子为标准之分类,而得应用于一般之沙门团,固不待论,惟佛弟子亦当包括于其中。即须知真正出家者,仅为第一种。至于第四种,则为玷辱教团,不足与伍者也。

  然则佛陀何以不完全排斥此类不纯之动机者欤?按佛陀为绝世大教主,自信于出家后,能使彼辈变为纯正之动机也!盖如佛弟子中,其初由此道,后卓然成为罗汉者,亦不乏人。试观《长老歌》与《长老尼歌》之所言,其事甚着。即佛陀不别四姓,不分男女,均认为道器。由其出发点言,虽以纯粹之动机为贵,然其不纯正者,亦姑许之,并指导一切,俾至于真道,所谓具有教诫示道之妙术是也。佛陀之所以成为三界导师,固即以此,然自僧伽言,其由于不纯之动机,归依佛陀,是为违反佛陀,污蔑僧伽,乃所最忌者,当不待言。故自上引之《赖吒和罗经》,以至《沙鸡帝三族子经》等之说法,皆不外为记录佛陀之劝诫,排斥不纯动机,而使之转变于真正之动机也。

 

[参考资料] 《杂阿含经》卷一;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旧译《华严经》卷四十三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四分律》卷三十三、三十四; 《五分律》卷二十九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大比丘尼三千威仪》卷上;       《大毗婆沙论》卷六十六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翻译名义集》卷四;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支那佛教史迹》卷四;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初期佛教と社会生活》;宫本正尊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大乘佛教の成立史的研究》;壬生台舜编《龙树教学の研究》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8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